第三章 试验仙泉

赵家村因为有修仙家族赵家而得名,算得上是方圆百里内的大村镇,但自从赵姌的父亲去世之后,柳氏为了让赵姌不受族人欺压,不得不搬出赵家大宅,可是她不知道,即便如此,赵姌还是经常被赵家年轻一辈欺负。

他们如今的家坐落在村西,没有高耸的围墙,只有张春生帮着扎起的木栅栏。

柳氏推开木板门,苏泠跟在她身后走了进去,苏泠来此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初来还觉得防盗措施太弱,他们孤儿寡母的,遇上坏人怎么办?过了一段时间才放下心来,赵家村民风淳朴,而柳氏虽然离开了赵家,但到底还是赵家的媳妇,村里的人对她都还是有两分敬畏。[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即便只能防防君子,但小人也得掂量掂量,柳氏虽然是个弱女子,但她身后站着一个大家族。

“姌儿,你过来……”柳氏进屋后,点上了油灯,在凳子上坐下后,便朝苏泠招手。

苏泠站在门口,闻言点了点头,朝里走去。

待她走得近了,柳氏伸手拉着她坐在身旁的凳子上,然后捋了捋她散落的发丝,轻声道:“姌儿,以后不要再一个人进青云山,娘会担心,知道吗?”

苏泠乖巧地点了点头,“娘,我知道了,以后不会让您担心的。”

关于云雾缭绕的青云山,苏泠心中其实怀有很重的好奇心,但她知道凭自己眼下的能力,别说去观摩那仙气弥漫的修仙大派,就是往山中深处走一点,也是有性命危险的。

柳氏欣慰地点了点头,“姌儿,你爹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让你拜入无极门,可是他走得早,娘又没有给你一个好资质,这一切都得靠你自己努力了。”

苏泠一听,眼中光芒顿时闪烁起来,“娘,你的意思是,我也能像那些仙人一样?”

从赵家一些子弟口中,她听得最多的一个词便是“废体”,顾名思义,她就以为自己这具身体永远与修仙无缘,哪曾想,竟然从柳氏口中听到了希望。

柳氏点了点头,可是表情却丝毫不见欣喜,“娘也只是一介凡人,对修仙一道了解并不多,关于你的事,都是你爹曾经告诉娘的。”

苏泠哪管其他,知道自己有望修仙,飞天遁地,当即心下欢喜,朝柳氏靠近了几分,“娘,那爹还说过些什么?”

“你爹说你是五行废体,若想修炼,须得耗费巨大的资源,这资源非但赵家付不起,就是整个大衍国,也没有多少家族能负担得起,要知道培养一个五行废体,可以培养上百个单灵根天才,所以没有人会重视五行废体。”

听了柳氏的解释,苏泠大致明白了一些,可是她并不气馁,希望渺茫总比没有希望的好,更何况她穿越来这样一个修仙的国度,那是否说明,自己的穿越与这些修仙者有关,若是能以法术破开时空之门,那么,她修仙之后,是否能够找回回去的路?

这么一想,她丝毫没有因为“五行废体”这个身份而困扰,反倒生出了无限的斗志。

生活再艰难,苦于没有希望,若是有希望,那么再苦,也都甘之如饴……

柳氏见她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只以为她是不明白五行废体对修仙之人究竟意味着什么,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可到底还是没有说出口。

因为姌儿爹说过,五行废体,除了资源,最要紧的还是修仙者本身的毅力。

姌儿若是有这份心,她又何必去扰乱她心志,不若顺其自然……

和柳氏说完之后,苏泠回到自己房间,心绪还起伏不定,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下,压一压惊。

待她慢慢冷静下来,她又陡然想起了今日在青云山上那突然出现的空间,她想起自己因为受伤,木簪沾染了血液才突然出现那一幕的。

木簪呢?她突然想起从自己进入那空间后,木簪便在自己手中消失了。

她慌忙在怀中,袖里摸索,心念着,木簪一定不能掉,虽然她不知道那木簪究竟有什么用,但下意识地觉得那东西很不寻常。

在身上搜了一遍,竟发现那毫不起眼的木簪不知道什么时候插在了她乌黑的发丝间,没有半点华光流泻,普通得近乎简陋。

即便是这样的小村庄里,姑娘家也不会把这样的木头簪子簪在发髻上。

苏泠却不以为然,在见到簪子后,心中便一松,同时在心中回想之前见到的那个空间,心中默念“我要进去”

一眨眼的功夫,四周的场景便陡然变化,她心中大喜,果然这簪子不同寻常,之前她在里面,默念“我要出去”便真的离开此地,如今再默念“我要进去”便又再次进入了这个神秘的空间里。

空间里依旧云雾缭绕,四周空空荡荡,除了一方清澈见底散发着五彩华光的泉水,再没有任何特异之处。

她站在原地,手中竟还握着茶杯,她低头看了眼,笑着摇了摇头,便朝池边走去,这方泉水有催生的作用,但眼下她还不完全肯定,须得再试验一番才是。

当即走到池边用茶杯在池中舀了一杯流曳着华光的泉水,心中默念,“我要出去”

一眨眼,她便再次回到自己的房间中。

她捧着茶杯,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院子里有一颗十余年树龄的榕树依傍着几间低矮的房舍,青青翠翠,十分喜人。

苏泠走过去,只用手指沾了一滴杯中水弹到榕树根,那水滴落到榕树根部的时候,榕树似乎颤了颤,紧接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抽枝拔芽,迅速拔高了几米。

清亮的月光下,苏泠睁大了眼看着眼前越来越高,越来越密,几乎要把房屋压垮的榕树,吓到了……

快停下,快停下……

苏泠一脸惊色,头不停转动看向四周,生怕有人察觉到这里的异常。

幸好她只弹了一两滴水,那榕树也就像增长了十数年,枝叶更加茂密,树干也更加粗壮,让普通的赵家小院看起来多了一种雄伟神秘。

苏泠吐了吐舌头,赶紧捧着杯子回到自己房中。

回到房中,她片刻不停留,转眼就踏进了空间里。心中欢喜不已,她和柳妍的日子并不好过,这里虽然是修仙世界,但是凡人世界里,女人地位仍然低下,甚至大多数情况下不能够出门赚钱,初来几日苏泠还在适应,可是她短时间内若不能离开,便要想法怎么生活得更好,眼下,这空间的泉水有如此特异的催生能力,若是种上人参,灵芝,用泉水浇灌,岂不是能赚到一大笔钱?

正想着发财大计,突然感觉芒刺在背,好像有人在窥视她。

她猛一回神,喝道:“是谁?”

可是四周空空荡荡,没有任何可疑行迹。

皱了皱眉,她感觉一向灵敏,进入这空间几次,便有两次被人窥视的感觉,她觉得这不是偶然。

可是空间里实在空荡,有什么都一目了然,根本没有谁在窥视她。

她抿了抿唇,转回头来,转而一脚踏空,离开了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