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君王战争! 第五十八章 传说的永恒(下)

第十五卷君王战争!第五十八章传说的永恒

当罗澜正式进入了时空裂隙之中后,眼前的景象却令他一怔。5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这里并不是如同凯特琳娜所描述的那样一片虚无,出现在面前的是一条条错综复杂,如同血管一样的由晶石组成的通道。

他一步走了上去,顿时产生了脚踏实地的感觉,但有意思的是,他的感知中明明什么东西都不存在。他随手放出了几道光刃,不出意料,通道在遭受破坏后如同现实世界的墙壁一样破碎了。

这应该是奥斯特拉姆心灵力量所营造出来的世界,换句话说,进入了时空裂隙后,他就已经踏入了奥斯特拉姆的法则之中。

整个世界看来是奥斯特拉姆心灵具象,并不是真实的,罗澜所看到的,只是一种心灵层面的you导,它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他的心灵,间接再反映到感官之中,从而使他产生了看到眼前这一切的错觉。

只是罗澜暂时还没有发现这种力量对自己能造成什么影响,而且在这个时空裂隙中,把这些东西当成真实也并无不可,因为谁都不喜欢在什么时间和距离都感觉不到的世界中战斗,这些构造复杂的血管通道完全可以当作行进的坐标。

他看了看远方,一个巨大的裂口存在着那里,这应该是伦迪特所造成的破坏,不过这没有任何意义,身为君王的罗澜一眼就能看出,在近乎无限的空间中,这种心灵力量也同样超过了时间和距离的束缚,哪怕你破坏再多,这一切也是没有尽头的。

罗澜相信,要创造出这么一片巨大的景象,这不是普通手段能够做出的,奥斯特拉姆的一定已经耗尽了全部的生命。

只是他的用意何在呢?

奥斯特拉姆在死前肯定知道会有人再次来到这里,他是为了防备其他君王的觊觎么?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最后一个见到奥斯特拉姆的人整是他的母亲凯特琳娜,所以他“临终”前的话罗澜也听到凯特琳娜复述了一遍,这样看来,奥斯特拉姆是在这个时空裂隙中找到了最终完善他“对立法则”的方式。

罗澜大胆猜想,当一个人辛苦完成一件投入一生的杰作后,特别是在付出了生命之后,如果没有他人的认同,那么无疑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

认同么……

罗澜看了看那些如mi宫一样的通道,他并没有选择破坏xing的前进,而是进入了里面,沿着通道给出的路向前行走。

眼前的景象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永远是那单调的管状晶壁通道,换成一个普通在这里,不用多少时间他就会麻木,发疯,乃至最后崩溃,但他的神情却依旧不变,甚至连脚步之间的距离也从来没有改变过,不停的沿着通道壁前进着,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也许是一年,也许是数个月,也许是只是数天,他终于到达了晶壁的尽头。

一座浮在半空的石阶出现在了前方,它向前延伸着,通向目不可及的高处。

似乎又是一个漫长的游戏,但是罗澜的神情反而却振奋了起来,出现这样的情况,这说明他先前的判断是正确的,他找对了走出这片mi宫的方法。

他一步跨上了台阶,还没有跨出几步,眼前的景象却突然一变,整个虚空突然如裂开玻璃一样粉碎下来,lu出了一片蔚蓝的天空,他站在了一株巨大的榕树下,周围是一座充满了鸟语huā香的huā园,绿色的草地如bolàng般在脚下轻轻摇摆,和煦的风带起yàn丽的huā瓣从眼前温柔的飘过。

罗澜伸出手拿住一瓣huā瓣轻轻捏碎,和真实的感觉别无二致,他抬头看了看不远处,huā园的前方,矗立着一座白色巨柱支撑起的宫殿。

有趣,这就是奥斯特拉姆给自己安排的埋骨之地么?

罗澜正了正自己的教袍,迈步走进入宫殿内部,这里空空荡荡,只在大殿的中心处有一具被大理石方台抬起的金属棺材。

走到近前,罗澜往里看去,奥斯特拉姆静静地躺在那里,他不再是那个老者的形象,而是一个黑发ting鼻的英俊年轻人,他一身肃穆的黑袍,双手jiāo叉摆在xiong前,在那里护住了一支银白色的十字架。

罗澜凝视片刻,他出手轻轻将奥斯特拉姆的手分开,将那支十字架拿了起来,嘴角不禁泛起一丝笑意。

只有教廷的人才会关注十字架吧?如果是其他人,恐怕会不屑一顾,然而在这个不真实的世界里,又怎么能单纯的用东西的外观来区分物件呢?其实,只要把握到那内中的实质就可以了。

这应该就是……最后一块魔骨了。

他的念头刚刚浮起,手中的银白十字架一阵流光溢彩的变化,最终成为一块白色的骨石静静地待在掌心。

罗澜五指合拢,将魔骨牢牢抓在手中,似在默默体会着什么。

对立法则,这就是奥斯特拉姆留给世人的遗产么?

没错,在这个空间中,只有这个法则能将力量发挥到最大,而且奥斯特拉姆本人的心灵力量已经与这个空间合二为一,掌握了对立法则,他就等于间接掌握了这些力量控制权。

只要还在这个空间中,对上已经能够利用对立法则的自己,伦迪特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胜算。本书最新最快更新来自

不用再多想什么了,也不用再等下去了

这是最后一战了。

谁才是星空下真正的永恒,即将见到答案

他诡异一笑,从身上取出了另一块魔骨塞入了奥斯特拉姆的手中,随后一挥手,整个世界再次发生变化,环境飞速的流逝起来,宫殿,huā园,树木,草地被一下移到了极远处,只剩下一个小小的光点,而远在另一处的景象也在瞬间被移到了那里。

伦迪特正在疯狂地破坏着他所能见到的一切东西,他的身后是无数破碎的晶壁,但是无论他怎么破坏,这些东西都仿佛没有尽头,如果不是他坚韧的神经,他几乎要发疯了。

正在这时,眼中的景象却一阵变化,他诧异的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片庭院中,而一座宫殿则处在正前方,他先是一愣,随后眼中闪过一片火热,哈哈大笑了起来,整个人向前冲去,不管不顾地撞碎了宫殿前的大理石柱,冲进了内殿,他一把将金属棺材提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躺在里面的奥斯特拉姆,伸手进去粗暴地mo索了一会儿,他就找到了自己那颗梦寐以求的魔骨。

“哈哈哈……”

嚣张而疯狂的大笑从他嘴里发出,他随手将金属棺材远远甩开,大叫道:“西奥斯,西奥斯,你看见了么?是我先找到了它,我才是胜利者我才是胜利者我现在有七颗魔骨,世界将在我脚下颤抖,所有强者都要臣服于我,你听见了么?听见……”

他的语声戛然而止,因为一身白色教袍的罗澜正从宫殿的转角出处慢慢走了出来。

“我听见了。”罗澜兜帽下的嘴chun牵出一丝微笑,“但是我并不认为你能胜利。”

“是么?我现在就撕碎了你”

伦迪特身形急速的膨胀,在短短的时间内,他变得如同古代泰坦一般高大,粗壮的双tui迈着隆隆的声响,张开双臂,硕大的身躯冲向了罗澜。

罗澜往后退了一步,只是这一步,却在两者间拉开了极长的距离,他摇了摇头,道:“在这里,你是赢不了我的。”他转过身,似要离开。

“别走”伦迪特急了,他狂叫一声,双tui在地上一蹬,原本的速度陡然加快了一倍,再次扑了上去。

罗澜望着那头上笼罩下来的巨大yin影,他深沉一笑,身形站住不动,而身边原先由蓝天绿地构成的景物却轰然倒坍,一面面光滑的镜子从平地升起,再漂浮到空中,每一面镜子中都映照出了他的身影。

“没有用的”伦迪特一声狞笑,“你是mihuo不了我的”他的现在五官灵敏度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他自认为已经盯死了罗澜,这些只能欺骗普通人的小伎俩会对他有用吗?然而下一刻,他却变得目瞪口呆。

无数的罗澜从镜子里走出来,在他的感官中,居然每一个罗澜都是真实的?不对,只有一个是真的,可到底是哪一个?

他发红的双目从众多“罗澜”的身上扫过,既然都是真的,那么你们都去死吧

他猛吸了一口气,张口吐出了一片类似龙息的灼热吐息,高度炽热气息源源不断的从他嘴里喷涌而出,没多久,火红色的岩浆便席卷了他所能见到的一切。

“只是这种程度了么?”

伦迪特猛地回过头,罗澜就站在他的身侧,脸上的神情就像是在huā园中散步一样悠闲,而那嘴角的笑容更是让他觉得无比的可恨。

他愤怒的大叫一声,庞大的手掌当头压下,可是令他吃惊的一幕出现了。

罗澜仅仅只是伸出一只手就挡住了他的手臂,再冲他微微一笑,手腕轻轻一翻,伦迪特顿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重重倾倒在了地上。

伦迪特眼中一片不可置信,这怎么可能?

他事先就知道罗澜并不是以力量见长,以他现在七颗魔骨所ji发出的rou体力量,怎么可能输给对方?难道是自己的力量被削弱了?

只是他并不知道,他的力量没有减少半分,而是世界和原先的世界不一样了。

在这里,感觉是欺骗人的东西,伦迪特感到自己被轻易翻转了过来,其实那不过是整个世界和罗澜自己被颠倒了一下,而伦迪特本人其实并没有动过,这样他就产生了自己被翻倒的错觉,但在对立法则的世界中,真实和虚假的界限本来就没有那么明确的界限,因此他也可以看作是被罗澜轻易掀翻了,只是这并不是原先世界的物理法则罢了。

随着对立法则不断的运用,罗澜对这个法则的理解渐渐有些熟悉了。

只是在伦迪特拿到了那块他给出了那块魔骨后,他预想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是因为自己施加的压力还不够么?

看来,还需要再加把火。

罗澜伸出手一指,天空和地面又一次产生了变化,这一次,他们处在了恢弘的天空殿堂中,云端之上,高达数万米的宫墙和柱子上下不见首尾。

眼前一阵恍惚,伦迪特突然发现,自己整个人被捆在宫殿正中心的处刑台上,而近在咫尺的罗澜正用俯视着自己,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

他根本忍受不了罗澜的这种目光,想要将面前这个可恶的家伙撕成粉碎,但是他的努力却徒劳无功,因为他的手脚都被粗大的镣铐锁住了,他根本一动都不能动。本书最新最快更新来自

罗澜高举手掌,然后,向下一挥,一到巨大的斧状光刃从天而降,冲着他的脖子斩了下来。

伦迪特下意识扭动着身体想要躲避,但是他却丝毫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那道光刃将自己的头颅斩下,顿时鲜血四溢。

罗澜俯下身,将伦迪特的脑袋拎在面前,神情中充满了戏谑和讥嘲。

“啊……”

一声剧烈的爆炸从伦迪特的身上发出,他将整个血rou身躯爆散开来,惊人的爆炸力将他视线所能捡到的一切全部炸成漫天的碎屑。

当飞扬的血rou再次蠕动着聚合在一起后,他发现自己居然身处在一片bo涛起伏的大海上,而不远处,罗澜正站在一艘风帆小船上望着他。

伦迪特刚想有所动作,却突然冷静了下来,道:“西奥斯,你为凭借这些幻觉就能击倒我么?”

没错,这一定是幻觉,这只是西奥斯造出来的幻境而已,其实对自己根本造不成伤害

罗澜玩味地笑了笑,道:“你确定如此么?”

世界再次变化,翻涌的大海变成了搅动不停碎石金属洪流,它们挤压着,摩擦着伦迪特的rou体,将他的表皮和肌rou扯开,不一会儿,就lu出了组织深处的肌rou和内脏,一股剧烈的痛楚让伦迪特忍不住大声呼痛起来,他不得不再次释放强大的血rou攻击,将这折磨自己的一切轰碎。

罗澜或许只是用光刃切割了一下伦迪特的身体,但是在法则之下,这点伤害却能在心灵被无限制的放大,使得伦迪特自己产生被严重伤害的错觉。而有的时候,明明伦迪特遭到了不小的打击,他却丝毫觉察不到。

对立法则所施加的影响可能是虚假的,也可能是真实的,虚假和真实也能进行互相转变,这是超脱了rou体桎梏的力量,只要你没有从根本上胜过奥斯特拉姆的心灵,那么在这个法则世界中,被困者是绝对无法战胜操纵者的,可惜的是,伦迪特的底蕴实在太差,他直到现在也没有nong明白这一点,只能一直被罗澜玩nong在手掌上。

罗澜要感谢奥斯特拉姆所留下来的遗产,特别是在这个时空裂隙中,这个法则的拥有者几乎是神一般的存在,这比他原先所设想的苦战局面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伦迪特大口大口喘着气,在不知不觉的战斗中,他全然不留后手的攻击已经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即便以他的身体,也感觉到了一股久违的疲惫。

原本魔骨能从空间中汲取元素补充消耗,但是在这个隔绝的时空裂隙中,他所能吸取的不过是打开裂隙时所涌入的元素。而在两个君王的不停吸收中,它们变得越来越少了。

“哦,你累了么?那么……”

看到出现在身边的罗澜,伦迪特想也不想就伸手一抓,只是出乎意料,这一次不知道是罗澜躲避不及还是来不及使用那恐怖的幻境,他居然躲得慢了一点点,以至于有什么东西从他xiong口破损的衣物中掉了出来。

伦迪特瞳孔急剧收缩了一次,那是……魔骨

整整四颗魔骨漂浮在空中

“你需要这些魔骨么?”罗澜神秘一笑,道:“都给你。”

他真的很想看看在所有的魔骨都给伦迪特之后,结果是否如他所推断的那样,而且现在在这个空间里,这些现在已经消耗一空的魔骨对他来说已经并不那么重要了,如果推断错误,大不了再抢回来好了。

伦迪特狂叫一声,头颅从身体上猛的窜出一截,他一张口,将所有的魔骨一起吞了下去,随后,一股难以言喻的变化从他身上发生。

罗澜发现,整个时空裂隙正发生在震颤,似乎已经容纳不下什么东西,隐隐有崩塌的趋势。不过这股力量却后继无力,只是在最初的时候膨胀了一下,转而又消退了下去。

此刻的伦迪特,已经将阿bo罗大陆上所有的魔骨融入了自己的身体,他也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某种微妙的东西即将改变他的躯体,他正真被迎接这惊喜的转变,然后正在这关键的时刻,他却感到自己不能动了,不是错觉,而是真真正正的不能动。

或许他自己看不见,但是此时站在他面前的罗澜却看的清清楚楚,一个黑色的影子从伦迪特的背后转了出来,这个影子仿佛早就存在于那里,他如死神一般,双手正高举着一把镰刀正对准着伦迪特的颈脖。

伦迪特想说什么,只是他刚刚张了张嘴,一道镰刀的虚影从眼前闪过,锐利的黑芒就划过了他的喉咙,他的头颅无声无息的从身躯上滚了下来,在翻滚中,他眼角的余光终于看到了那个站在自己背后的身影。

然而,他却没有能力再去思考什么了,这一斩,似乎斩断了他的生命和灵魂,一股“死”的力量侵入了它的躯体,它们疯狂的吞噬破坏着它的每一个细胞,破坏着每一处身体组织,原本不停繁衍生长的rou体似乎僵住了,它们在这股yin暗死亡的力量下慢慢的瓦解,破碎,直至彻底失去生机,最后化作一团白色的灰土随风而逝。

这个黑影转过头,他深深看了罗澜一眼,后者也静静地回视着。

只是黑影却没有任何动作,良久之后,他变得一阵模糊,慢慢消散在了空气中。

罗澜的嘴角慢慢扬起了一丝微笑,他一挥手,将伦迪特死后,飘荡在空中的十二颗魔骨一把抄到了手中。

在这场决战中,他终于笑到了最后。

他看得很清楚,刚才那个出现黑影,就是他的老师死亡君主伯罗méng休斯。

不过,那只不过是一个暗影分身罢了。

此刻罗澜已经能够断定,他先前的推断是无比正确的,某颗魔骨早就被老师动了手脚

先前在吸取了奥斯顿的记忆后,罗澜获得了一个极为关键的线索,那就是泰坦君王班多西尼轻而易举就jiāo出了手中的魔骨。

他一直很奇怪,在弱rou强食的君王中,重伤的泰坦君王拥有魔骨为什么还能活这么久?难道其他的君王不知道他握有魔骨这件事么?

最大的可能是,他得到了某些人庇护。

而另一个疑问又来了,既然有人庇护他,那为什么在伦迪特的威bi下就立刻jiāo出了魔骨?

那很可能是原本他的举动是那个庇护者默许的,或者说,那个庇护者原本就是准备把魔骨jiāo给伦迪特的。

这是个惊人的推论

罗澜之后从自己的母亲凯特琳娜那里得知,当年在重创了班多西尼之后,之所以没有能真正的杀死对方,那正是由于伯罗méng休斯的暗中干预。

于是罗澜有理由怀疑,他的老师伯罗méng休斯有可能会在魔骨中做文章

或许别人做不到这一点,但是身为死亡意志的传承者,说不定是有办法的呢?只是他有理由相信,这个办法的代价一定不会低,甚至会付出自己的生命都不够,要不然“守护死亡”组织的先辈们不会不这么做。

只是先前的战斗中,得到了班多西尼魔骨的伦迪特似乎并没有异状显现出来,可是罗澜并不会为此放下警惕心,他进一步推论,很可能魔骨中暗藏的玄机并不那么简单,或许要达到某种伯罗méng休斯认可的条件才有可能爆发出来,最有可能的是,当魔骨真正聚合在一起时,才能发挥作用。

但这样一来,又出现了另一个问题,单单只有一块魔骨被做了手脚么?

罗澜不敢相信。

他甚至怀疑他叔叔蓝丹jiāo还给他的魔骨会不会也有什么问题?这个人的一些行为也有很多的疑点,临终前委托前任教皇西狄偌厄将魔骨jiāo还给自己,看起来合情合理,但仔细想想,却还有很多隐藏在暗幕中的东西。

出于谨慎,他宁可选择不接受,所以他在获得了奥斯特拉姆的那块魔骨后,将蓝丹给予他的那块魔骨放在尸体的手中,任由它被伦迪特拿走。

现在眼前发生的一切并不能让罗澜理清其中所有的线索,但他已经无需去关心这些细枝末节了。

因为,他是最后的胜利者。

事实上,他的推断虽然不是最准确的,但也距离真相相差不远。

身为死亡意志的传承者,伯罗méng休斯掳去了幼年的罗澜后原本是想杀死他,但是他发现,罗澜还不能死,因为凯特琳娜还依然活着,罗澜一旦死去,失去了束缚的凯特琳娜反而更有可能做出一些疯狂的尝试。

然而虽然他找到了症结所在,却依然毫无办法,因为他丝毫看不到战胜凯特琳娜的希望,在寿命上更是无法和后者相比,或许他只能培养出下一个杰出的死亡意志传承者,继续延续先辈的脚步。

然而从那个时候开始,伯罗méng休斯就已经在考虑一个一劳永逸的方法。

直到后来,他辛苦培养的罗美尔斯毫无预兆的叛逃了,这个时候,他才真正下定了决心。

因为这意味着等到他死去后,再也没有人能够遏制得住凯特琳娜了,伊琳娜曾经是他试图再培养的一个传承者,但是他发现自己的寿命不多了,所以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那时候伯罗méng休斯,只剩下了一个选择。

那就是彻底毁灭“永恒”

而唯一的办法,那就是牺牲自己的生命和灵魂,将自己暗影分身附着在魔骨上,然而等待着那最后一刻的来临。

因为“永恒”的诞生无论是谁在主导,必定是要将所有的魔骨重新聚合在一起,这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回避的,到了这最后一步谁都会这么做,哪怕明知是陷阱也要往里跳下去。

正是基于这一点,伯罗méng休斯做出了罗澜上述推断的举动。

他将自己代表着“死亡”的力量附着在了两颗魔骨上,一颗是班多西尼手中一块,而另一颗,正是来自于蓝丹的魔骨。

甚至蓝丹委托罗澜窃取魔骨的那一幕,也是他暗中授意的,这样一来,这颗魔骨当日后再回到罗澜手中也就顺理成章了。

那一次,为了确保罗澜的成功,他甚至将伊琳娜派遣到了那里,并命令伊琳娜一路尾随着罗澜,监控着他的一举一动。

只是伯罗méng休斯并没有想到,伊琳娜一直对自己得不到他的认可而感到委屈,所以她自作主张怂恿罗澜偷盗了莫沙教区的魔骨,只希望能够提升自己的实力,让老师也高看自己一眼,只是在发现被骗后,却不敢回去见伯罗méng休斯,因为她知道老师的手段有多么可怕。

其实这个时候,如果她知道伯罗méng休斯已经带着一丝遗憾死去的话,也用不着这么担心了。

尽管伯罗méng休斯安排好了一切,自认为万无一失,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伦迪特这个变数,而罗澜出于谨慎小心,利用了伦迪特,让其先一步聚合魔骨,进而破除了他谋划已久,并为之付出生命的布置。

……

卡隆德洛山脉,一座巨大的方舟正半嵌在山间的冰壁中。

佐德默坐在装饰华丽的船舱内,他的脸色在火炬的光芒中yin晴不定,对散落在四周的黄金器皿视而不见,只是看着面前如同陷入了沉睡的美yànnv尸默默不语。

在看到载着他飞来的巨兽化作了一滩rou泥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伦迪特失败了,那么胜利的人,只能是西奥斯了。

苦涩的笑意在他嘴角泛起,“凯特琳娜,你赢了。”

不过,他也没有输。

他坚信,兰蒂斯顿的辉煌仍旧是会继续下去的。

他叹了一声,拿起身边的火炬,一步步向着nv尸走去。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兀的在他身后响起,“父亲大人,如果你要火葬,那就请你稍等一步,等我拿走我需要的东西再举行吧,我是不会阻拦你的。”

佐德身体一僵,他慢慢地转过头来,浑身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他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船舱中无声无息的多出了一个人。

罗澜将自己的兜帽掀了下来,lu出了那张伦迪特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庞,只是他的脸上此刻有着某种说不清的东西,那是一种言语无法表述的威严和冷漠,他仿佛是高高在上的神明,用看待蝼蚁一般的目光看待一切。

“不,我不会让你伤害到她的”佐德的脸庞扭曲了起来,他跌跌撞撞地倒退着,双手无意识的luàn挥,发出ji动的大吼。

“镇定些,我的父亲。”罗澜笑了笑,摇头道:“你以为我的心中有那种无聊的报复么?就因为她是伦迪特的母亲?”

佐德背靠在nv尸前,颤声发问:“那你想干什么?”

“我说过,我来取走一件东西,属于我的东西。”罗澜一眼都没有多看佐德,径直从他的身边走过。

佐德站在原地,脑海中一片空白,虽然罗澜没有对他施加任何法术或者jing神压力,可是他仍旧一动也不敢动。

他知道,此刻他面前的儿子,已经不能再称之为人类了。

或许,他才是阿bo罗大陆有史以来第一位真正的神明,就算三大上古家族的第一代先人也不能比拟。

佐德感觉到背后亮起了一团光芒,他不敢去看那是什么,也不敢去看此时的nv尸到底怎么样了,只是感觉到罗澜好像取走了什么东西,然后他看着罗澜转过身,毫不留恋地步出了船舱。

佐德浑身虚脱地坐了下来,手一松,任由火炬掉在了船舱的甲板上,本就洒满了油脂的地面顿时燃烧了起来,没多久,整只方舟就包裹在了一片熊熊烈火之中,冰壁的山脉间顷刻间便被映得一片通红。

罗澜并没有去理会身后的变化,他一步跨出,下一刻,他就出现了在了卡隆德洛山脉的一座山峰上,他看着手中那一团散发着璀璨色泽的晶体。

这是“本源之心”。

在得到了全部的魔骨后,罗澜也同样获得了“它”的记忆残片,“本源之心”这就是当年诺亚从“它”身上曾经带走的东西,但是她同样也付出了代价,她并不能控制这庞大的力量,只能长眠在这里达万年之久。

只有和它合二为一,罗澜才算真正的完整。

罗澜深深吸了口气,这颗闪烁的晶体慢慢化为一丝一缕的气雾,从他的口鼻中渗透了进去,而位于罗澜体内的魔骨仿佛极为兴奋地跃动了起来,贪婪的吸纳着这一切,直至融合为一。

罗澜静静站在山巅,他看了看自己的手,随手缓缓伸出,在前方一点,空气仿佛被荡开了一丝涟漪,先是一点,随后越来越大,向四面八方bo纹状的扩散开来,当这动静停止的时候,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座无比巨大的位面之mén。

一幕幕来自魔骨的记忆从眼前闪过。

三万年前,一个伟大的存在诸多位面中旅行,只是一个意外导致了“它”的崩裂,“它”的躯体散落在各个位面之中,而“它”的“本源之心”和一截最大的躯体则坠落在了这个世界,直到两万年后才被三个年轻人类所发现,而阿bo罗大陆,也因此开创了人类英雄的传奇。

罗澜能感觉得到,“它”散落在各个位面中的躯体正时时刻刻在向他发出召唤,向他传递那个世界的信息,期待着他与它们再次合二为一。

只有重新获得哪些破碎的躯壳,才能最终再现那伟大的存在。

在这扇位面之mén的对面,罗澜能感觉到,那同样也是一个充满了魔法元素的世界,当他那如神明一般的庞大意识隔着位面之mén扫过对面的整片大陆时,似乎也引起了几个强大存在的警惕和惶恐。

罗澜深沉一笑,他转过身。

卡隆德洛的山脉的山脊和山脚下,在那里,成千上万,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血rou军团正踏着整齐的步伐,迈着隆隆的脚步声,走进了那扇仿佛正在燃烧的大mé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