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的方式不对

入睡时天上还挂着明亮的月牙儿,哪晓得半夜风云突变。

狂风卷着黑云遮住弯月,一道闪电从九重霄直直地落在破庙屋顶上。“咔嘣”一声响雷,惊的陈小暖张开眼,发现一个脸比罗汉还要狰狞的络腮胡大汉,正举着刀吓唬她那可怜无比的娘亲秦氏。

陈小暖此刻想望天,莫名其妙穿越就算了,还成了亡命之徒......

她定定被被雷声,大汉和鬼头刀吓得发软的小身板,把身边吓醒妹妹陈小草塞进墙边的稻草里藏好,又按住要扑过去救主的大黄狗,低声道,“别叫,先老实藏着!我让咬你再上,活干好了给你买带肉的大骨头啃!”

虽然刚穿过来几天,但小暖早已摸清了大黄狗的性子,这厮就是个护主又贪吃的货。

果然,大黄狗立刻趴在供桌下的阴影里,留着哈喇子盯住满身是水的恶臭大汉。

庄严的佛像前,穿军服的男人用刀背当当地敲立柱吓唬刚被休弃的小妇人,“跑,你跑得了吗?老子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你他娘的再敢跑,老子就先杀后奸,再把你身后那俩妞卖进窑子换酒!”

瘦弱的秦氏低下苍白的瓜子脸,掩住目光里的坚毅决然,“军爷先放我的两个女儿走,我就跟您去。”

韩青手里刀急促地敲着柱子,“这么大雨走什么,咱先办事儿,事儿后她们就是老子的闺女,当然得跟老子走。”

秦氏没想到这个恶人竟连躲在后边的一双年幼的女儿都不放过,高声骂道,“抬头三尺有神灵,军爷你就不怕遭报应吗!是陈祖谟派你来的吧,他想让我死,但我不信他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放过!”

陈小暖看着义愤填膺的便宜娘亲,心疼又无奈。

到现在娘亲还对渣爹抱有几丝期待,以为他会对两个女儿心软?如果会,他怎么可能把她们一起赶出来!纵使娘亲有错,她陈小暖以头撞柱寻死觅活有错,可才五岁的妹妹能有什么错?

这仇,彻底和便宜渣爹结下了!

韩青哈哈大笑,“陈祖谟是哪号老子不知道!小娘们你说的报应?哈哈哈——老子这四十年杀人无数,还不是活得好好的,有个屁的报应!快点,老子舒服够了好送你上路!”说完,他用刀尖抬起秦氏的下巴,难耐地吞咽着吐沫,这小妇人柔弱的眉眼真他娘的勾人,直接杀太浪费了。

秦氏抬头想吐他一脸口水!庙外是瓢泼大雨,庙内只她们三人,秦氏心知她们今天是逃不了了,落到这等恶人手里还不如死了落个清白身,来世兴许能投胎到好人家!

秦氏猛地拍开脸前的刀,提力气大喊,“小暖小草,跟娘去见阎王——”

“韩爷且慢,一千两银子换我们娘仨的命,您看成不成?”看是时候了,陈小暖忽然从供桌边站起来,打断母亲的话。穿过来还不到三天,她可不想这么快去见阎王爷。

被派来杀人灭口的韩青,死死瞪着额头青紫,走路打晃的小丫头,“你这小妞如何知道爷爷姓韩?”

陈小暖暗翻白眼。

这特么还用问吗!她娘姓秦,她的负心汉状元爹姓陈,半夜追到破庙来杀她们娘仨的当然姓韩了!她特么活脱脱地穿到铡美案里,成了秦氏娘的可怜大包子!

哦,也有点不同,铡美案里韩琦听说秦氏母子的悲惨遭遇后自杀了,她们面前这个韩青却见色起意想先奸后杀!

“您刚才自己说的。”陈小暖随口糊弄着,紧给秦氏使眼色让她稍安勿躁,然后向放在墙角的木棍挪动,“您若是同意,我就给您拿银子;若是不同意,我们母女三人就撞柱死在这里,你也得不到一分好处!银子我藏得好好的,您杀了我们也找不到。”

这还有啥好想的,当然是先拿钱再舒服最后杀人啊!韩青两眼放狼光地盯着陈小暖,身份暴露了,这俩小的也只能一并灭口了。可惜这小妞太小太瘦没滋味,否则还能多痛快一把,“同意,当然同意啊!快拿银票!”

别说一千两,她们连一百两都没有!秦氏见女儿贴着墙慢慢靠近庙门口,忽然爬过去死死抱住韩青的双腿大喊,“小暖,别管我们,你快跑!”

门外又是一道闪电,陈小暖看到了秦氏眼里真真切切的渴望——跑啊,能跑一个是一个!

“找死!”韩青手中的刀向秦氏的胳膊砍去,与此同时陈小暖拿起地上的包袱扔过去,“别打我娘,给你一千两!”

韩青伸手接包袱。这是好机会,陈小暖大喊道,“大黄,上!”

供桌底的大黄后猛地窜出来,狠狠咬住韩青握刀的右胳膊。

“啊!”韩青大声惨叫,腿被秦氏死死抱着无法移动,他只好用左手的包袱打狗。

陈小暖举着粗木棍赶到,狠狠敲在韩青脑袋上,“给老娘躺下!”

哐当一声,韩青手里的刀落了地,人晃了晃,却不躺下!

“叫你不躺下!叫你不躺下!”陈小暖发狠砸了几棍子后,韩青终于血泪合流地倒了。

陈小暖扔了棍子拍拍秦氏的胳膊,“娘放手,大黄放嘴!”

稻草堆里的陈小草哭着爬过来,娘仨发着抖挤在一起壮胆,大黄则摇着尾巴要吃肉骨头。

又是一道响雷,秦氏颤巍巍地问,“他死了?”

陈小暖伸出手指头探了探,“没有,晕过去了。”

秦氏这才松了口气,搂住俩女儿痛哭,边哭边骂前夫陈祖谟狼心狗肺。陈小暖却觉得这人不像她那被荣华富贵迷花了眼的渣爹派来的,这股子狠辣劲儿更像渣爹的姘头宁郡主!

现在可不是哭的时候,估计渣爹派的催命鬼也快到了。芯是现代女强人的陈小暖深吸一口潮湿的雨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爬过去搜韩青的身。

古人的衣裳实在复杂,无数的明袋暗袋,翻不到东西的陈小暖急了,“娘,快过来帮忙找钱!”

秦氏犹豫着,“小暖,男女授受不亲,不义之财更不可取,咱不能这样。”

那个缺德带冒烟的负心爹灌输的思想还真是根深蒂固,陈小暖差点被口水呛到。

在她这可没有这个道理,没钱?以后日子怎么过!

“管子曰过,‘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咱娘仨现在兜里没钱肚里没粮,再说这家伙也不是好人,咱们拿了他的钱,就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秦氏迷糊了。陈小草才不管什么大道理,跑过去跟姐姐一起搜宝。

陈小暖用力拔下韩青的军靴,果然在里边找到两张一百两的银票!

秦氏最后也上来帮忙,彻底把韩青身上找了一个遍。陈小暖一转头看到陈小草抱着两只军靴不撒手,脸上不由得挂起黑线,“小草,这大靴子咱们用不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