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不作数的休书

大黄被骂,叫声带着愤怒,更唬人了。

“再叫老子打死你!”大舅秦正埔大声呵斥一句,紧接着“嗷”地叫了一声,似是被狗咬了。

怕大黄一狗对俩人吃亏,陈小暖跑出大门,看清门前的战况,抽抽嘴角又退回门内。

大黄吃亏什么的,果然是她想多了......

杨氏反应飞奔到大门口,见到被大黄蹭了一身泥的狼狈丈夫和黑脸的新科状元,好半天才憋出一句,“看大黄见着妹夫高兴的,都不知道咋着好了。”

靠在门边的陈小暖冷嗤一声,“大黄才一岁,它妹还没影呢,哪来的妹夫?”

“胡说什么,他是你爹!”杨氏大骂。

陈小暖一抱胳膊,“我娘被休了没丈夫;我被赶出家,没爹!”

杨氏偷眼见着陈祖谟的脸色,吓得不敢说话。

秦正埔怒冲冲地瞪着没规矩的外甥女,这德行难怪被赶出来!

“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把爹娘找回来!”

杨氏慌张地跑了。

陈祖谟进门冷叱道,“身有垢辱,为甚德行!”(本作者暖心翻译:脏不垃圾的,像什么话!)

陈小暖没听明白,回头问道,“娘,他说什么?”

秦氏紧抿着唇,“管他做什么,当没听到。”

“是。”陈小暖痛快应了,转身回井边继续梳洗。

见仇人登门,大黄也不出门了,蹲在陈小暖身边龇牙示威。

陈小草见着爹爹回来,惊喜地跑了几步,又想到前几天被爹爹打的疼痛,又跑到娘身边,皱起小脸。

年纪小不懂事的秦二妮迈着小短腿跑到陈祖谟跟前,抬头喊了声“大姑父”打破尴尬的局面。陈祖谟低头抬手摸了摸她肉呼呼的小圆脸,“恩,乖。”

陈祖谟生得好,身上带着几分读书人的斯文,新科状元身份加身,春风得意中透着无比的自信和憧憬,看起来的确是人模狗样的。陈小暖最讨厌小白脸!她把洗脸水洒进菜地里,“娘进来帮我梳头,小草进来换件衣裳。”

看着她们母女三人先后走进屋内,陈祖谟眉头微皱,眼珠转了转,先掌握一个再说!“小草,到爹这里来。”

跑到门口的陈小草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大黄一头顶了进去。然后,大黄在门口一蹲,气势汹汹地盯着院里这个不给它肉骨头,还揍了他主人的混蛋。

屋内,秦氏心不在焉地给女儿梳理长发,小暖抬头叮嘱道,“娘,不管他待会儿说什么,你都不要同意再回陈家去,也不能让他把我和小草带回去。”

秦氏张大眼睛,“他们已把咱们赶出来了,怎么可能还让咱们回去?”

陈小暖冷笑,“估计是没想到咱们能活着回来‘败坏’他的名声,急着回来收拾烂摊子了。待会儿他一定会假惺惺地让咱们回去,无论他许诺什么,娘你一定要撑住。”

秦氏坚定点头,“我听你的。”

“小草,破庙里发生的事情不能跟任何人讲,让人知道了姐姐会被砍头的,明白吗?”陈小暖再次叮嘱陈小草。

陈小草点头,“明白!”

“要是爹爹用给你买好吃的哄你回去跟爷爷奶奶住怎么办?”陈小草又问。

爷爷奶奶重男轻女,待小暖姊妹俩并不亲近,小草对他们也没有依赖感。她歪头想了想,“就说姐姐会给小草买更好吃的?”

陈小暖乐了,“对!姐给你买更多好吃的。你记住,跟他回去了,以后就见不到娘和姐姐,也见不到大黄了。”

一个五岁的孩子,大道理还听不明白,小暖也没打算跟她深讲。

就在这时,就听院里响起外婆白氏惊喜的声音,“祖谟来了?”

陈祖谟躬身行礼,“是,小婿见过岳母!”

这个臭不要脸的,都把她休了还给她娘叫岳母干什么!秦氏差点把唇咬破。

陈小暖立起来,“娘,冷静,他是外人,不要为了他断送了咱们大好的日子!”

她们还有大好的日子过吗?秦氏一脸悲戚。

陈小暖立刻给她吃定心丸,“咱们手里有两百两的银票,买五亩良田租出去收回的租子够吃饭,咱俩再随便做点绣活足够穿衣,再也不用看公婆丈夫的脸色,不用被骂,这样的日子难道不够好吗?”

“够!”秦氏立刻挺直了腰杆。

那厢,秦家老少已簇拥着陈祖谟进入堂屋,上了最好的茶水后,秦三好才问,“这到底是咋回事儿?为啥岚儿说你把她休了,孩子也不要了?”

陈祖谟站起身一躬扫地,甚是懊恼地道,“此乃小婿之过。琼林宴上礼部尚书赵大人得知小婿孤身在京,宴后赠小婿一名小妾和一个书童伺候。有道是‘长者赐不可辞’,小婿便留二人在身边伺候。不想岚娘进京因此恼了小婿,口角几句便带着孩子搬出驿馆。小婿忙完公务再去寻她们母子,却听店家说她们已返乡,故抛开公务匆匆赶来,接她们母子回去。”

陈小暖听他说话就想揍人。奶奶的,有话不能好好说嘛,非得咬文嚼字的!

没读过书的秦家人听懂了陈祖谟是来接人的,都高兴了。

白氏擦擦眼角笑了。

陈祖谟又走到东屋门口,隔着门帘弯腰道,“娘子,莫气了,带着孩子归家吧,在岳父这里叨扰,多有不便。”

这厮真真是没皮没脸了!甩开门帘出来的秦氏气得直发抖,“你说的倒好听,既写了休书我就不再是你陈家妇,陈家也不是我们娘仨的家了!”

陈祖谟不气不闹,脸上还带着温和纵容的笑,“娘子,那休书是为夫一时气急胡乱写的,未曾画押,娘子怎当真了?”

秦氏气得差点晕过去,那边白氏和两个舅母已经开始劝她跟陈祖谟回去了。

屋内的陈小暖也气得够呛,她从包里翻出那封她一直没看过的休书,只见上边龙飞凤舞地写着几竖行字:

大周嘉和三年六月初二,有夫陈祖谟,因妻秦岚不事公婆且善嫉,故立此休书休之,此后各自婚嫁,永无争执。

恐后无凭,自愿立此文约为照。

果然没有按手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