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5章:憨憨的日常

英王府里,洛天宝洗完澡,准备上床睡觉,却被娘亲叫住。

步笙烟:“你今天的作业写了吗?拿出来给我看看。”

洛天宝一惊,心里顿时就慌了。

他放学就跟小伙伴们去玩蹴鞠了,一直玩到傍晚才回来,然后便是吃晚饭、洗澡、准备睡觉。

至于作业的事,早就被他忘到脑后了。

他吞吞吐吐地道:“都这么晚了,娘肯定累了吧,您快回去吧,作业的事情明天再说。”

步笙烟却不肯让他就这么蒙混过关。

“我不累,我现在就要检查你的作业。”

平日里步笙烟忙得很,没时间去管儿子的功课,至于洛夜辰那货,就更不能指望了。

直到今天学思堂的夫子找上门来,跟她说了下洛天宝的功课问题,她这才知道,洛天宝经常不交作业,上课不认真听讲,学习成绩差得一塌糊涂。

不止如此,他还带着班上其他同学也不认真学习,把课堂纪律搞得乱七八糟。

这孩子又是个不怕打不怕罚的,无论是被打手心,还是被罚站,仍旧死性不改,夫子们根本就管不住他。

夫子也是没办法了,只能来向英王妃求助。

步笙烟要检查洛天宝的作业。

洛天宝磨磨唧唧了半天,就是不肯把作业拿出来。

步笙烟见状,也不生气,只是特别平静地说了句。

“你非要烂泥扶不上墙我也没办法,大不了我再生一个。”

洛天宝:“……”

这话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

洛天宝的眼眶一瞬间就红了。

“娘,你别不要我,我这就去写作业!”

他哭着跑到书桌旁坐下,一边抹眼泪一边写作业。

步笙烟也不睡,就坐在旁边看着他写。

一直到他把作业全部写完了,洛天宝才得以上床睡觉。

步笙烟亲自帮他盖好被子。

洛天宝将被子盖住自己的下巴,惴惴不安地看着娘亲。

“您真的要再生一个吗?”

步笙烟反问:“你想让我再生一个吗?”

洛天宝迅速摇头。

要是有了弟弟妹妹,他在家里的地位就会下降,他不再是爹娘心里唯一的宝宝,爹娘会把对他的爱和关注分别弟弟妹妹。

他不愿意。

步笙烟摸摸他的头:“那你就乖一点,别再惹是生非。”

洛天宝乖乖点头:“嗯。”

等步笙烟回到自己的卧房,发现洛夜辰早已经睡着了。

她脱了衣服,在洛夜辰身边躺下。

洛夜辰被惊醒了。

他睁开眼看着身边的女人,含糊地问道。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步笙烟道:“小憨憨的作业没写,我刚才监督他写作业去了。”

洛夜辰:“都这么晚了,还写什么作业啊?等明天写也不迟。”

步笙烟:“他明天一早就要去上学,哪有时间写作业?再说了,今天的事情就得今天完成,不能给他养成拖拉的习惯。”

洛夜辰伸手搂住她:“你啊,对小憨憨太严厉了,他又不需要参加科举,就算他大字不识一个,我照样能保证他衣食无忧地过完一辈子。”

步笙烟在他腰上捏了一把:“小憨憨就是被你惯的,才会变得这么无法无天。”

洛夜辰疼得直抽气,嘴里却振振有词:“我们就这么一个儿子,我不惯着他还能惯着谁?!”

步笙烟见状越发来气。

“是,小憨憨确实不需要参加科举,他不需要有多么高深的学识,但他至少得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现在是可以惯着他,但你能惯着他一辈子吗?你和我都有变老的那一天,到时候我们没办法再惯着他,你还能指望外面的所有人都能像我们一样惯着他吗?!”

洛夜辰被她怼得哑口无言,只能悻悻地道。

“我只说了一句,你就说这么多句,不说了不说了,睡觉好嘛。”

步笙烟:“我不指望你会管教儿子,但你不能阻碍我去管教儿子。”

洛夜辰含糊应道:“好啦我知道啦,你真啰嗦。”

第二天一大早,洛夜辰亲自送儿子去学堂。

马车里,洛天宝不住地打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洛夜辰知道儿子昨晚写作业辛苦了,心疼地道:“你睡会儿吧,等到了我会叫你的。”

洛天宝不肯睡。

他放下打哈欠的手,眼巴巴地看着自家老爹。

“爹,我能求您个事儿吗?”

洛夜辰:“如果你是想说作业的事儿,那就别说了,我帮不上忙。”

洛天宝撅起嘴:“娘说以后每天都要检查我的作业,我不喜欢写作业,爹,你就帮帮我嘛,你去跟娘说,以后你帮我检查作业。”

从小爹就特别纵容他,如果是爹给他检查作业的话,他很容易就可以糊弄过去。

洛夜辰却拒绝了。

“不行,你娘不会答应的。”

洛天宝哀求道:“爹,求求您了,您现在是唯一一个能拯救我的人了。”

洛夜辰:“可我要是帮了你,需要被拯救的人就变成我了。”

洛天宝往地上一躺,开始满地打滚,扯着嗓子哭嚎叫嚷。

“您就答应我嘛!答应我嘛答应我嘛答应我嘛!!”

洛夜辰最后还是没能拗过儿子,选择了妥协。

“行叭,我试试看。”

洛天宝立刻一骨碌地爬起来,破涕为笑:“爹对我最好了!”

当天放学回家,洛天宝破天荒地在主动去房间里写作业。

随后他带着写好的作业去找他爹。

完成任务后,洛天宝立刻就撒丫子跑出去玩了。

步笙烟今天回侯府去了,最近她爹生病了,她放心不下,一有空就要回去看看他老人家。

她直到天黑才回到英王府。

一进门她就要检查儿子的作业。

洛夜辰心虚得眼睛到处乱飘,顾左右而言他:“我已经检查过了,小憨憨的作业完成得很好,你吃过晚饭没?要不要让厨房给你弄点吃的?”

“不用,我已经吃过了,”步笙烟没有被待偏话题,仍旧坚持道,“你把小憨憨的作业拿给我看看。”

“我不是说了嘛,我已经检查过了,没问题的,你没必要再看一遍。”

步笙烟不说话了,就那么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洛夜辰被看得头皮麻烦,只好灰溜溜地跑去把儿子的作业拿出来给她看。

步笙烟一翻开作业本,就看到上面画了个大乌龟。

她抬头冷冷地看了洛夜辰一眼,然后再翻到下一页,这页连乌龟都没有,就只有个大大的圆圈。

她又抬头看了洛夜辰一眼。

洛夜辰被看得冷汗直冒,心里就一个想法——

呜呼,吾命休矣!

他一点点地往门口蹭过去,想要趁步笙烟没发现之前赶紧溜了。

然而还没等他摸到门边,就被步笙烟一把揪住耳朵。

她冷笑着质问。

“这就是你说的很好?”

洛夜辰捂着耳朵嗷嗷惨叫:“轻点轻点!疼!”

步笙烟:“看来昨晚我说的话,你全都当成耳旁风了,你这是皮痒了,欠收拾了?!”

洛夜辰:“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看小憨憨可怜才答应帮他的,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步笙烟无视他的讨饶,揪着他的耳朵往里屋走去。

随后屋里传出洛夜辰的惨叫声。

候在门外的丫鬟仆从们对此都已经习以为常,全都当做没听到,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

收拾完洛夜辰后,步笙烟带着作业本去了儿子的房间。

洛天宝没想到事情这么快就败露了,登时就大惊失色。

他迅速认错:“对不起,我错了,娘您别生气,我这就重写!”

步笙烟将作业本扔到他面前。

“今天的作业加一倍,什么时候写完什么时候睡觉。”

洛天宝欲哭无泪。

可他知道娘亲正在气头上,他不敢讨价还价,只能认命地拿起毛笔,开始苦哈哈地写作业。

早知道会偷鸡不成蚀把米,他就不该让他爹帮忙检查作业。

这一晚,洛天宝被作业折磨得死去活来。

第二天早上,一家三口做在一起用早饭。

洛天宝注意到他爹脸上有一道伤痕,忍不住问道。

“爹,您脸上怎么受伤了?”

洛夜辰下意识摸了下脸上的伤,讪讪地笑道:“没事,我出门时不小心撞门上了。”

这时坐在旁边的步笙烟冷冷说了句。

“我就是那扇门。”

洛夜辰:“……”

洛天宝:“……”

父子两人在此时都不约而同地低下了头,默默地往嘴里扒饭。

惹不起惹不起!

等吃完早膳,步笙烟照例让人拿来一个食盒,里面装着一些小零食,让小憨憨带去学堂。他这个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很容易觉得肚子饿,这些零食可以让他避免饿肚子。

洛天宝打开食盒看了眼,面露失望之色。

步笙烟:“怎么?不

【在阅/悦/畅读模式下不能自动加载下一页,请<退出阅/悦/畅读模式>后点击下一页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