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6章:永不会散(大结局)

洛夜辰将一叠银票放到儿子面前,豪迈地道。

“你把这笔钱给公主,让她帮忙喊那个宫女给你做糕点。”

洛天宝:“公主能看得上这些钱吗?”

洛夜辰很有信心:“这世上没有人能抗拒金钱的魅力!”

步笙烟不想对这两人的言论发表看法。

她将食盒塞进书童手里,让他们赶紧把小神兽送去学堂。

等到了学思堂,洛天宝走到小可爱的身边,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直接递到她的面前。

“我想吃你上次带来学堂的那种蛋糕,这些钱够买多少?”

小可爱虽然年纪小,但已经知道了什么是银票。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银票,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这么多钱,全部给我?”

洛夜辰毫不犹豫地道:“对。”

反正他家有的是钱,不在乎这么点儿。

小可爱顿时喜笑颜开,这么多钱啊,足够她买好多好东西了!

她喜滋滋地将银票收起来。

折枝特意给她缝了个小挎包,包上缝了一只可爱的橘猫。

平时她有什么杂七杂八的小玩意,都会往小挎包里塞。

现在她便把银票塞进了小挎包里。

摸着鼓鼓囊囊的小挎包,小可爱觉得这个憨憨堂哥似乎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她甜甜地问道:“明天我给你带蛋糕过来,你喜欢吃什么口味的?”

洛天宝没想到还能选择口味,立即道:“我喜欢甜一点的!”

小可爱:“可太医舅舅说你正在换牙,不能吃太甜的。”

洛天宝不满地哼了声:“这不用你管,我就要吃甜的!”

坐在旁边安静看书的小长生忽然幽幽地说了句。

“你难道就不怕满嘴的牙都掉光吗?”

洛天宝:“……”

脑子立刻就有画面了!

他下意识捂住自己的嘴,他才不要牙齿全掉光!

小可爱摸着小下巴,故作老成地道:“不如这样,我让人给你少放糖,多放水果,也很好吃的。”

洛天宝勉为其难地答应:“好叭。”

等放血回到云岫宮,小可爱将那一叠银票拿出来,对母后说道。

“这是憨憨堂哥给我的钱,他想吃宝琴阿姨做的蛋糕,您觉得可以吗?”

萧兮兮看到面前这一叠厚厚的银票,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么多的钱,别说是吃一块蛋糕,就算是吃一座蛋糕山都没问题啊!

“这事儿是你答应下来的,就得由你自己去完成,你去问你的宝琴阿姨,看看她答不答应?”

小可爱立即揣着银票跑去找宝琴阿姨商量这件事。

很快她就又颠颠地跑回来了。

她喜滋滋地说道:“宝琴阿姨答应了,但她不肯要这些银票,她让我把这些银票存起来,留着以后当嫁妆。”

萧兮兮:“那你有没有对你的宝琴阿姨说谢谢?”

小可爱使劲点头:“我说了,我说三遍!宝琴阿姨夸我是好孩子。”

萧兮兮摸了摸她头上的小揪揪。

小可爱顺势钻进母后的怀里,感慨道。

“憨憨堂哥好有钱啊,他为什么会那么有钱?”

萧兮兮搂着香香软软的小女儿,笑着道:“因为他是个富二代。”

小可爱:“什么是富二代?”

萧兮兮:“小憨憨他爹特别有钱,所以他爹就是富一代,而他是富二代。”

小可爱立刻扬起小脑袋,充满期盼地道。

“我也想要当富二代!”

萧兮兮笑眯眯地说道:“可以呀,你现在就开始努力学习,以后长大了就努力赚钱。等你赚到了很多钱,再把那些钱送给我,这样一来我就成了富一代,而你就是富二代。”

小可爱听得似懂非懂。

母后的话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小长生过来提醒道:“妹妹,该写作业了。”

一说到写作业,小可爱瞬间就微顿了,就连手里的银票都不香了。

萧兮兮放开她,将她放她哥哥那边推过去。

“去吧。”

小可爱可怜巴巴地看着她:“母后,您小时候是不是也要写作业?”

萧兮兮:“当然了,我小时候每天都要上课,老师还要布置很多作业。”

小可爱赶忙问道:“那您是怎么写完那么多作业的?”

萧兮兮老神在在地说道。

“其实很简单,我只要把作业本摊开,放到窗台上就行了,这就叫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小可爱一脑门的问号???

“这样也能把作业写完?”

萧兮兮叹息:“当然写不完,虽然我准备得很周全了,但助我一臂之力的那道东风始终不来,所以每次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我都要被老师拎出来批评,还要罚站补作业,不补完不准吃饭。”

小可爱:“……”

这也太真实了!

小长生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拉着妹妹赶紧走。

第二天小可爱按照约定,带着小蛋糕去了学思堂。

洛天宝终于如愿吃上了蛋糕,味道与他预想中的还要美味!

可能是因为他太过得意忘形了,以至于上课时都还沉浸在蛋糕带来的美味享受之中。

夫子:“洛天宝,你来解释一下,什么叫做燕雀焉知鸿鹄之志?”

洛天宝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

“哥的世界你不懂!”

夫子:“……”

全班同学:“……”

下一刻,洛天宝出现在了教室最后面。

他被夫子勒令靠墙罚站一节课。

等到了下课,洛天宝终于可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着。

小可爱转过身来,朝他竖起大拇指:“你可真厉害,敢当着夫子的面自称哥。”

洛天宝讪笑:“我刚才那不是一时嘴瓢嘛。”

他随即问道:“你能把做蛋糕的方子卖给我吗?价钱随你开。”

他可太喜欢蛋糕的味道,恨不得天天吃,但他不能天天找小可爱买蛋糕,这太麻烦了,还是把方子买回去让人做更方便。

小可爱歪着脑袋想了下:“这件事我不能做主,我得回去跟母后商量一下。”

等到了放学的时候,洛天宝还不忘提醒小可爱,记得跟她母后提蛋糕方子的事情。

小可爱跟着哥哥回到云岫宮。

她把憨憨堂哥的话转告给了母后,征求母后的意见。

萧兮兮却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看向旁边站着的小长生。

“你觉得妹妹该不该答应这笔生意?”

小长生仔细想了下,一本正经地说道:“卖掉蛋糕方子并不是最划算的做法,妹妹可以在盛京城里开个卖蛋糕的店铺,专门售卖各种口味的蛋糕。这样一来,将来憨憨堂哥想吃蛋糕的话就可以直接让人去店铺里买,非常方便,妹妹还能借此赚更多的钱。”

小可爱:“可是直接把方子卖给憨憨堂哥,也可以赚很多钱啊。”

小长生:“你把方子卖了,只能赚这一笔钱,但你要是用这个方子去做生意,可以钱生钱,赚更多的钱。”

小可爱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她小声嘀咕道:“可是我不会做生意呀。”

小长生:“那就让会做生意的人去帮你做,父皇说这叫各司其职。”

小可爱露出崇拜的小表情。

“哥哥好厉害,什么都懂!”

小长生有点不好意思:“都是父皇教我的,真正厉害的是父皇。”

小可爱:“可你能学会这么多,也很厉害了。”

萧兮兮提醒道:“做蛋糕的方子是你们宝琴阿姨研究出来的,你们要是想开铺子卖蛋糕,得先跟你们宝琴阿姨商量一下。”

小长生提议道:“可以给宝琴阿姨一部分红利作为报酬。”

萧兮兮点头,表示这个主意不错。

小可爱立即跑去找宝琴阿姨商量此事。

宝琴表示开铺子没问题,但她不想要红利,她不愿意占小公主的便宜。

小可爱把两只小手背到身后,学着哥哥的样子,一本正经地说道。

“这是我们和母后商议后的决定,母后都已经同意了,你难道还要违抗母后的意思吗?”

宝琴被她这样子逗乐了,无奈地笑道。

“好吧,我都听你们的。”

小可爱顿时笑开了花。

她用力抱了一下宝琴阿姨:“谢谢你!”

宝琴摸摸她头上的小揪揪:“该说谢谢的人是奴婢才对。”

等到夜里,萧兮兮穿着单薄的浅色寝衣,侧身躺在床榻上,单手撑着脑袋,将小长生给小可爱支招让她去开铺子做生意的事情说了一遍。

洛清寒换好衣服,掀开被子她身边躺下,伸手搂住她,随意地道。

“小长生确实成长得很快,再过两年我就可以让他跟着上朝听政了。”

萧兮兮:“会不会太着急了点?就算再过两年他也才七岁。”

洛清寒:“七岁已经不小了,该懂得都懂了。”

萧兮兮叹了口气:“时间过得可真快啊,就好像一眨眼,孩子们都这么大了。”

洛清寒:“下个月我们出宫去玩一段时间吧。”

萧兮兮立刻来了精神:“朝廷的事情你都安排好了?”

“嗯,都安排好了,到时候我们一家四口一块出去走走看看。”

萧兮兮笑着道:“长生和可爱长这么大都还没出过盛京城呢,他们要是知道能出去玩一段时间,肯定会特别高兴。”

第二天小可爱和小长生照例去上学。

小可爱将开铺子卖蛋糕的想法跟洛天宝说了。

洛天宝立即道:“我也要跟你们一块开铺子!”

小可爱很诧异:“为什么?”

洛天宝搓着双手兴奋地道:“等蛋糕铺子开起来了,我以后想吃多少蛋糕就能吃多少蛋糕!”

小长生提醒道:“铺子里的蛋糕是用来卖的,你不能全吃了。”

洛天宝哼道:“我出钱还不行吗?!”

小可爱想了下:“你想加入也可以,但你得负责找铺子和人手。”

洛天宝拍着胸脯表示没问题。

等放学回到家里,他立刻就跑去找他娘商量开蛋糕铺子的事情。

虽然平日里他闯了什么货,都是去找他爹帮忙收拾烂摊子,但像这种需要正经帮忙的重要事情,还是得找他娘。

毕竟这家里的财政大权可是在他娘手里捏着的。

步笙烟对小孩子们合伙开铺子卖蛋糕的想法并没有意见。

她拿出三张地契,放到洛天宝的面前。

“这三处店铺的位置都不错,你挑挑看要哪个?”

洛天宝很意外:“娘您这就答应了?”

步笙烟反问:“你干正经事,我为什么不答应?”

洛天宝也知道自己平日里挺不着调的,他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下。

“我也不知道哪个铺子更好,我可不可以跟小公主和小皇子商量一下再做决定?”

步笙烟说没问题。

“铺子我给你们留着,你们做好决定后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谢谢娘亲。”

十天后,盛京城中一个名为甜甜蛋糕坊的铺子开业了。

起初大家都不知道蛋糕为何物?都有些不敢进去。

但很快他们就被蛋糕坊里飘出来的香甜味道给馋得不行,不由自主地顺着香味走进了蛋糕坊。

蛋糕坊的掌柜是步笙烟从自家生意里面抽调出来的人,是个做生意的能手,特别会来事儿,他不仅给每个进店的客人准备了免费试吃的蛋糕,还表示开业前三天所有蛋糕全都半价。

香甜可口的蛋糕很快就征服了盛京人民的胃,哪怕后来没有了半价活动,每天依旧有络绎不绝的客人前来购买蛋糕。

蛋糕生意这么好,京中不是没有人打过它的主意。

但都在得知蛋糕坊幕后真正的东家是谁后,全都识趣地偃旗息鼓,不敢再乱打主意。

今天,一辆普普通通的马车驶出皇宫。

马车里坐着一家四口,正是洛清寒、萧兮兮、以及他们的一双儿女。

这是龙凤胎的第一次离开盛京,心里都很兴奋。

小可爱抱着父皇的胳膊问道。

“我们要去哪里呀?”

洛清寒:“我们先去一趟圣光寺。”

等到了圣光寺,洛清寒带着一家人去了供奉长明灯的地方。

在他继位后,追封沈昭仪为太后,她的陵墓也被重新修葺,除此之外,他还命人在圣光寺给沈太后供奉长明灯,希望她下辈子能够投个好胎,不要再被卷入权力的斗争之中。

萧兮兮不知道长明灯能否管用,但她也出钱让寺中和尚帮忙点了两盏长明灯。

这两盏灯是分别给玄机子和南月王点的。

愿他们下辈子能相依相伴,不再分离。

点完灯后,一家四口往外走。

巧的是,他们恰好在门口见到了正迎面走过来的薛氏和萧知岚。

薛氏和萧知岚是见过皇帝皇后的,她们立刻就要下跪见礼,却被洛清寒先一步阻拦。

洛清寒:“我们是微服出访,不要惊动别人。”

薛氏诚惶诚恐,不敢再乱动。

她比以前老了很多,眼角生出了许多细纹。

萧兮兮见萧知岚的视线一直往自己身上瞟,便主动问道。

“你们是来做什么的?”

萧知岚已经嫁人生子,她现在梳着妇人的发髻,面容看起来比以前圆润了些,看起来应该过得不错。

她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们是来给姐姐点长明灯的。”

薛氏赶紧拽了小女儿的袖子一下,示意她别在皇后面前提萧侧妃的事,免得惹皇后不高兴。

萧兮兮宛若没看到薛氏的小动作,笑着道。

“你姐姐若是泉下有知,见你们仍旧惦记着她,她一定会很欣慰的。”

萧知岚抿了下唇。

现在还能记得萧侧妃的人已经很少了,敢提起萧侧妃的人就更是去屈指可数。

萧知岚为自己的姐姐感到不值。

可她知道,有些事情并非她一个普通女子可以改变的。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永远记住姐姐。

哪怕全世界的人都忘了萧侧妃,她也还要记得这世上曾经有过一个萧侧妃。

萧兮兮:“那你们忙,我们先走了。”

薛氏和萧知岚微微躬身,恭送皇帝一家。

萧兮兮牵着女儿的手,从薛氏和萧知岚面前走过去。

他们就这样擦肩而过。

连带着今生的亲情,也这样擦肩而过。

萧兮兮走的速度不快不慢,始终没有回头。

哪怕离开了萧家,她也不会孤独。

因为她已经有了独属于自己的家人和爱人。

一家四口坐进马车里。

赵县负责赶马车,他和宝琴分别坐在车辕的两边。

马车的车轱辘缓缓转动,平稳地驶向了官道。

洛清寒说:“我们先去甘谷县,看一看当年我们开凿的河流,然后再去陈留郡祭拜母亲,顺便看望聂长平,最后再去南月国,祭拜你的师父和师母,看望你的师弟们。”

萧兮兮对这个行程安排表示很满意。

小可爱眨巴着眼睛好奇地问道。

“甘谷县在哪里呀?”

洛清寒顺势将这个问题丢给长子。

“长生,你告诉妹妹甘谷县在哪里。”

小长生立即进入学习模式,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甘谷县位于景寿郡内,是一个拥有三千人口的小县城。”

小可爱继续发问:“父皇说要去看河,甘谷县有河吗?”

小长生:“十一年前,甘谷县遭受旱灾,民不聊生,父皇为了拯救当地百姓,命人开凿出一条河流,为了纪念父皇的功绩,那条河被命名为清河……”

小少年的声音飘出马车,散在风中。

可他们的故事仍在继续,永不会散。

……

咸鱼终于写完了!

挠挠头,该说点什么好呢?

首先,非常感谢大家一年多的陪伴,鞠躬。

其次,咸鱼已经签约出版社,实体书很快就会上线,漫画版也在筹备中,具体详情可以关注我的微博,我的微博名字是超好吃的大果粒。

再其次,原本承诺的现代篇番外被我放弃了,我发现自己现在写现代背景的文感觉有点怪怪的,为了不让大家失望……好叭我承认我就是想偷懒,别打我

最后,新书的开篇我已经写好了,正在存稿中,新文名字叫,仍旧是放飞自我的沙雕宫廷文,新文目前正在预收中,预定1月15号正式开文。

ps:预收的文只能在QQ阅读才能看到,其他网站或者APP暂时是搜不到这篇文的,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下载一个QQ阅读收藏一下我的新文。

挥挥手,咱们下一篇文再见!

【在阅/悦/畅读模式下不能自动加载下一页,请<退出阅/悦/畅读模式>后点击下一页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