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依依不舍

“对了镇长,你说丹尊一直还在北原寻找我,那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我和伙伴们与他数年未见,我想赶紧去找到他,避免他找不到我慌了神儿。”听沐尾镇长讲完了莫辰去了笃实药院之后的传奇故事,李弦月和伙伴们既感到惊叹,同时也为莫辰取得的巨大成就而感到万分高兴。就如沐尾镇长所说,虽然精灵族也有一个妖孽级顶级炼药精英,但却与莫辰相差甚远,只能勉强算是与莫辰处于同一层次而已。换句话说,即使是大陆上最擅长炼药的精灵一族在同辈上也远远比不上莫辰,那下一任精灵女皇的炼药能力自然也是远远比不上莫辰的。其实,这也是大陆之所以公认莫辰可以被称为未来药尊的根本原因,即使是十大主族,在炼药能力上也已经被莫辰远远抛在了身后。现在莫辰在成为封号药尊之路上已经走出了最关键也是最艰难的一步—将大陆万族同辈炼药师远远抛在身后,顺利成为未来药尊。成为未来药尊便意味着炼药能力整个大陆同辈都不及,那其他人既然已经远不如莫辰,追上甚至超过莫辰成为药尊就已经是绝不可能的了。毕竟,炼药能力既要看炼药经验,还要看炼药天赋,甚至还要看炼药的感觉等方方面面的东西,相关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想进步千难万难。一旦拉开距离之后,想迎头追上根本不可能,就别说大陆同辈炼药师与莫辰差距甚大,想在炼药能力上追上莫辰几乎是痴人说梦。那么莫辰后续只需要维持住自己的炼药优势,始终保持着将大陆同辈炼药师远远抛在身后一旦突破到灵湖境灵尊级之后就会成为实打实的封号药尊。到了那个时候,即使是精灵女皇,也只是因为自己的修炼等级高而可以炼制更多的丹药而已,在炼药能力上还真不一定比得过莫辰了。又或者,莫辰得到了新的炼药机缘,又一次次大大提高了自己的炼药能力,使精灵族的妖孽级炼药精英拍马也赶不上,也可以提前成为药尊。而这两种可能对于已经成为未来药尊的莫辰来说都已经并不是难事了,那莫辰成为封号药尊就只是时间问题,或早或晚而已。如此一来,继李弦月成为隐尊之后,莫辰在不久的将来也将成为药尊,伙伴们又怎么能不为莫辰感到骄傲和高兴呢!“洛裳少爷真可怕,照目前这个样子走下去,庭驻药王大人几乎铁定了会成为药尊,一行十来个伙伴就出了两个封号尊者,真是恐怖啊!”沐尾镇长本来以为莫辰只是李弦月和伙伴们的一个普通朋友而已,但听李弦月问话的意思,莫辰分明也是伙伴们的成员之一。整个大陆数十万年以来,封号尊者的数量少之又少,绝对不超过二十个,可伙伴中竟然就会诞生两个,这不禁让他感到如在梦中一般,很不真实。“镇长,你知道我的伙伴丹尊现在大概到哪里去了吗?我和伙伴们想去找他,还请你告知我一下。”李弦月见沐尾镇长呆愣愣的站在那里,眼神很是飘忽,似乎没有焦距,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忍不住又一次提醒道。一来,莫辰已经在北原寻找了他十几天了却始终没有找到,李弦月知道现在的莫辰恐怕已经找他都找的崩溃了,还以为他已经出事了。李弦月可不想莫辰因为以为他已经出了事而反倒导致自身出现什么意外,李弦月迫切的想找到莫辰告诉他自己已经回来了,而且也很好。二来,李弦月和伙伴们已经近十年没有见到莫辰了,而莫辰却吃了那么多苦,李弦月和伙伴们也迫切的想看到现在的莫辰过的好不好。“啊,隐尊大人您说的是庭驻药王大人啊,我特意追踪过,现在庭驻药王大人应该是在那片区域,有传言说您是在那片区域失踪的。”“庭驻药王大人觉得,既然整个大陆都找不到,您可能根本就还在消失的那片区域的某个角落,只是很是偏僻,没人找到而已。”“庭驻药王大人知道现在半个月过去了,您肯定已经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刻,他就去了那片区域,发誓一定要把您找出来。”“现在庭驻药王大人去了那片区域埋头找您已经有两三天了,还真不一定得到了您已经回来的消息,隐尊大人您快去找庭驻药王大人吧!”经过李弦月的再次提醒,沐尾镇长总算是回过神来,如道家常一般的指着一个方向向李弦月和伙伴们说道,就好像他亲身经历过一样。“谢谢你镇长,那我和伙伴们先去找丹尊了,如果沐尾镇有需要还请随时告诉我们,我们一定随叫随到。”李弦月向沐尾镇长感激的道谢道,从一开始说起莫辰的传奇故事,再到现在对于莫辰的去向了如指掌,很显然沐尾镇长是特意打听了的。而沐尾镇长打听的目的显然就是知道他和伙伴们会来,而来了之后一定会很是关注莫辰,这才提前打听的好好的,伙伴们一问他便说了出来。且沐尾镇长所指的方向就是湳湾镇的方向,他口中所说的那一片区域就是李弦月当初渡劫的那一片区域。之所以用那一片区域代替而不是直接称为湳湾镇,也是因为湳湾镇在哪里是个迷,出于保护秘密的同时告诉伙伴们莫辰去了哪里而已。毫无疑问,沐尾镇长在伙伴们来之前就已经把莫辰相关的事打听好了也安排好了,给伙伴们省了很多麻烦,李弦月又怎么能不对他份外感激呢。“这都是我沐尾镇应该做的,隐尊大人您做的都是大事,我沐尾镇也只能稍稍的帮您到这里了。”沐尾镇长却依然谦虚谨慎的说道,他做这一些都是为了回报李弦月和伙伴们,从来没有想过更远的事。至于李弦月和伙伴们会感激他,他也从来没有多想,在他心里始终都认为是北原人族应该感激应该回报李弦月和伙伴们。李弦月和伙伴们最后还是离开了沐尾镇返回向湳湾镇的方向赶去,准备尽快找到莫辰,以免他担心。不过,在离开之前,李弦月始终觉得应该为沐尾镇人族做些什么,要不然李弦月的心里总是感到不舒服,觉得亏欠了沐尾镇人族太多。有鉴于伙伴们在北原发现有很多修者都在使用棒状武器而且开发出了一种又一种威力强大的招式,伙伴们已经用不着担心猿战之法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了。于是李弦月便干脆果断的把加强版的一棒断风雨传给了沐尾镇长,并嘱托他只能传给靠谱的沐尾镇人族。要知道,当初在南岩武府,李弦月可是用一棒断风雨生生的一棍子就将异院弟子和人族内院弟子都劈晕了过去,由此可见一棒断风雨的强大威力。将一棒断风雨传给靠谱的沐尾镇人族,一定可以大大加强沐尾镇人族的对战能力,更方便的获取生活和修炼资源,也算是能帮到沐尾镇人族了。沐尾镇长见李弦月演示了一遍一棒断风雨便看出其不俗,知道李弦月和伙伴们是有意再帮沐尾镇人族一把,对李弦月和伙伴们更加感激了。要不是湳湾镇实在不方便暴露于大陆万族的目光之下,兴师动众只会招来大陆万族和十大主族的注意,引起它们的怀疑。沐尾镇长就已经决定亲自带领沐尾镇的灵河境灵王去给李弦月和伙伴们打下手,帮助伙伴们更快的找到莫辰了。不过,李弦月知道伙伴们去湳湾镇只是想找到莫辰而已,并不需要多少人手,即使沐尾镇长表示可以就他一个人去,李弦月和伙伴们也婉拒了。李弦月和伙伴们依依惜别了沐尾镇长和沐尾镇人族,看着他们恢复了自己平日的生活状态,这才迫不及待的踏上了去找莫辰的路。沐尾镇长和沐尾镇人族对伙伴们实在是太好了,什么事都替伙伴们想在了前面,招待伙伴们无微不至,这让李弦月和伙伴们很是舍不得。要不是需要去找莫辰,而且沐尾镇人族对李弦月隐尊的身份很是忌惮,李弦月和伙伴们真恨不得留下来与沐尾镇人族生活一阵子。“少爷我们以后还会来沐尾镇吗?”小胖子有些伤感的说道,伙伴们此去寻找莫辰,然后继续踏上踏上感谢之路,再之后可能就是赶去雪漠郡城与伙伴汇合了而伙伴们都突破到了培灵境了,在那之后,应该就是去中州和其他各族的地界游历学习了,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来北原去沐尾镇。沐尾镇长和沐尾镇人族为伙伴们做了这么多,小胖子是真心不想看到以后回不来沐尾镇、再也见不到沐尾镇人族的那一天。“望月,放心啊,北原、沐尾镇这都是我们的根,我们力量的源泉啊,我们永远离不开这里,以后还会经常回来的,现在只是暂时离开而已。”李弦月拍了拍小胖子的肩膀说道,他又何尝不是对沐尾镇依依不舍呢,人帮我一尺我回人一丈,李弦月是永远不会忘记沐尾镇长和沐尾镇人族对伙伴们的好了。“嗯,我也想经常回来看看北原,看看沐尾镇!”小胖子点了点头说到,他明白李弦月的意思,友好而又善良的人族是人族振兴的根本,李弦月的意思是他永远会把沐尾镇放在心上。而他也像李弦月一样会把沐尾镇人族时刻放在心上,忍不住便会回来看看,但有机会便会竭尽全力的回报沐尾镇人族。

【在阅/悦/畅读模式下不能自动加载下一页,请<退出阅/悦/畅读模式>后点击下一页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