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李弦月的成全

“别怕,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嘛,只是中间出了点儿变故,这才没有第一时间露面,让丹尊你担心了,瞧你都是要成为药尊的人了,还哭的稀里哗啦的。”李弦月用手轻轻拍了拍莫辰的后背,向莫辰解释着原因,还特意开了个玩笑来调节气氛,好让莫辰尽快从担忧他的心境中走出来。“少爷,我能成为未来药尊还要多谢你的成全呢,当时我在笃实药院拼了命的消化你教我的东西,可三年时间我也成长到了极限。”“笃实药院的前辈弟子们都说我是炼药妖孽,不仅进步巨大,而且炼出的丹药不论是成功率还是药效都极高,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可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我其实一直都在消化少爷你教我的东西,不过是沿着少爷你的炼药之路往前走而已。”“而且,那个时候我的心里也困惑不已,看不到取得巨大进步的希望,我充其量不过可以和精灵族那个炼药妖孽一样成为一个顶级炼药精英而已。”“甚至,如果我的进步稍微慢上一点儿都有可能会被精灵族那个炼药妖孽甩在身后,最终沦为一个普通的炼药师,想成为未来药尊一点儿希望都没有。”“不过这个时候,少爷你却正好送来了律动震荡之法和一位药圣宝贵的炼药经验,这可是帮了我大忙了!”“律动震荡之法使我快速的贯通完了三十六条主经脉和七十二条小经脉,不至于在脉满境武王级停留太久的时间,耽误了炼药的进步速度。”“而一位药圣宝贵的炼药经验于那时的我来说就是更进一步的良药,直接帮我打开了一扇门,让我找到了我的炼药之路,又可以大踏步前进了。”“少爷你不知道,当时精灵族那炼药妖孽正在四处挑战大陆之上的顶级炼药精英,意图战败他们之后拿到成为未来药尊的机会。”“而我却看不到前路,心里惶惶然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往下走,也无心与精灵族那炼药妖孽争个输赢,结果五局的前四局都以惨败收场。”“虽然精灵族与我人族素来也没有矛盾,而且人族炼药师斗不过最精擅炼药的精灵族天赋最强的炼药师也没有什么好丢脸的,不过是输了而已。”“可我更看到了我与精灵族那炼药妖孽的差距,笃实药院的前辈弟子们也发觉我并没有那么强,无论是我自己还是他们都对我充满了质疑。”“甚至于第五场炼药比赛我已经不想再比下去了,觉得比不过,比了也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实在没有必要,踏踏实实认输就好了。”“只有我师父笃实药院的院长很是不甘心,觉得我并没有那么不堪,也察觉到了我的状态不对,又觉得我没有把自己的炼药能力发挥出来。”“于是他老人家明知道笃实药院输给精灵族那炼药妖孽已成定局,还是推说我最近炼药太累了,需要多修炼几天,三天之后再进行最后一场比赛。”“但我心里清楚,我师父他老人家不过是想再挣扎一下,不想看我输那么惨罢了,可我都绝望了,我师父他老人家再挣扎又能怎么样呢,终究还是个惨输!”“我师父他老人家与精灵族那炼药妖孽约定好之后我就回到了自己的炼药房,无助的望着房顶,不知道如何接受三天之后必定再一次惨败的命运。”“而这个时候,少爷你送的密音石却正好送到了,我一下子就知道这辈子想成为一尊药尊的梦想终于又有希望实现了。”“我终于又鼓起了勇气,恢复了信心去仔细研读少爷你送来的那位药圣的炼药经验,准备即使要惨败也不让精灵族那炼药妖孽好过。”“不过,我本来就有少爷你教我打下的坚实的基础,我自己也在你的炼药之路上走出了很远,那位药圣的炼药经验居然让我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隐隐约约间我拨开了眼前的迷雾,看到了少爷你的炼药之路的下一步应该如何有,而怎么走才是更适合我的,我竟然找到了自己的炼药之路。”“然后我就利用闭关的那三天将我的炼药之路和炼药方法进行了细致的整理,还尝试着炼了几炉清神丸,效果奇好无比!”“最后,那一天我充满了信心去迎战了精灵族那炼药妖孽,以无比巨大无可匹敌无可争议的强大优势将精灵族那炼药妖孽强势击败。”“虽然,理论上来说五战三胜的一方才是最终的胜利者,我还是败给了精灵族那炼药妖孽,可精灵族那炼药妖孽却自认不如我,还说自己认输了。”“他也必须要承认自己不如我,因为找到了自己的炼药之路的我已经与他拉开了巨大的差距,他几乎已经没有希望追上我了,自然是不如我的。”“我师父他老人家和笃实药院的长老弟子们都以为我又靠自己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取得的进步靠的是少爷你送来的密音石啊!”“而且那一战之后,整个大陆之上,就连精灵族那炼药妖孽都已经远远不如我了,就不要说其他的同辈炼药师了,我就渐渐有了未来药尊的名头。”“后来,我在自己的炼药之路上越走越远,甚至已经开始尝试自己创造新丹药了,慢慢的也成了大陆公认的未来药尊。”“从始至终,哪怕我的名头越来越响,大陆对精灵族那炼药妖孽的质疑越来越多,精灵族那炼药妖孽也从来不做争辩。”“因为笃实药院的最后一战已经让他明白他与我相比远远不如,我的确必他强太多,是无可争议的未来药尊。”“而这也是少爷你送来的密音石里那药圣的炼药经验带来的呀,换句话说,我能成为未来药尊甚至药尊还要感谢少爷你的成全!”“没有少爷你特意送来的密音石,我恐怕会五战皆惨败给精灵族那炼药妖孽,从此看不到前路,我师父他老人家和笃实药院的长老们也会对我彻底失望。”“到了那个时候,不要说成为未来药尊了,我只会前途暗淡无光,能不能成为药尊级炼药师都是一个未知数了。”莫辰却摇了摇头感激的向李弦月说道,说起数年之前难熬的时候,他的眼神里就一阵失落,眼角也不自然的带着泪,想来那一段无比黑暗的时光。而一说起李弦月及时用密音石送来了一位药圣的炼药经验,他的眼神里又自然的充满了亮光,开心的笑了起来,也对李弦月充满了感激。李弦月总是用他的周全和体贴照顾着伙伴们,为伙伴们的成长而努力,而这一次为他(莫辰)着想又是毫不疑问的成全了他的威名。莫辰想着刚在青石武院遇到李弦月的时候,他还是一个想学习炼药却根本没有门路的学员,只能空有梦想却一点儿实现的可能都没有。这才不到十年过去,他就已经踏上了炼药的快车道,现在已经成为了未来药尊,兴许不久之后就会成为大陆上从未出现过的封号药尊了。而这一切也毫无疑问都是在认识李弦月之后发生的,李弦月是一个神奇的人,在不知不觉间就成全了他,带给了他翻天覆地的改变。这个时候,莫辰不仅对李弦月充满了感激,心里也庆幸无比,庆幸于在青石武院的之后与伙伴们一起罚站,从而顺利的认识了李弦月这个成全了他的人。“丹尊,瞧你说的,这都是靠你自己努力得来的,我不过是尽自己的一份力,稍稍的帮了你一下而已,你就是最棒哒!”李弦月却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眼神里对莫辰满是赞赏,还有浓浓的化不开的友情,以及莫辰能来北原寻找他的感激之情。“看来,把王行药圣的炼药经验交给莫辰的确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呀,我也是时候把王行药圣的炼药经验都交给他了。”李弦月的心里却开心的想到,通过莫辰的讲述,他这才知道王行药圣的炼药经验对莫辰的帮助到底有多大。他也才意识到,当初他的炼药启蒙其实就是来自于一遍遍查看刀灵弦月的记忆中王行药圣的炼药经历,这才形成了自己的炼药方法和风格。而他又把自己的炼药方法和风格言传身教给了莫辰,说白了,莫辰的炼药启蒙其实也是间接来自于王行药圣的炼药经验。但莫辰对于王行药圣的炼药经验学习的就很有限了,必竟,莫辰跟他一起炼药的时间也并不长,他言传身教的内容是有限的,莫辰自然也学不到多少。那莫辰对于王行药圣的炼药经验根本就没有一个系统的认识,所以才在笃实药院的时候炼药遇到了困难,感觉看不到更近一步的希望了。而又在收到密音石里一脉相承的王行药圣的大量炼药经验之后,莫辰大大丰富了自己的眼界和见识,终于找到了独属于自己的炼药之路。李弦月也很庆幸自己在收到莫辰的密音石,知道他去了笃实药院学习炼药之后,就赶紧把王行药圣的炼药经验通过密音石传给了他,这才及时的帮到了他。而且,李弦月也知道莫辰想成为真正的封号药尊还有一段路要走,便决定干脆把王行药圣的炼药经验都传给他,再帮他一把了。李弦月衷心的希望莫辰可以顺利成为封号药尊,那样伙伴们中至少就有了两位封号尊者,未来就越来越有盼头了。

【在阅/悦/畅读模式下不能自动加载下一页,请<退出阅/悦/畅读模式>后点击下一页阅读。】